来时陌上初薰

http://home.gsean.org/u.php?uid=10308  [收藏] [复制]

陌上初薰

冲起来还真冲,乖起来也蛮乖,唉

  • 57

    关注

  • 170

    粉丝

  • 315

    访客

  • 等级:北冰洋
  • 身份:荣誉会员
  • 总积分:6361
  • 女,1988-05-18

最后登录:2017-10-25

更多资料

日志

2009-04-07 11:53

光影
我们奶爸突然摆脱了他一贯猥琐的形象,做了一回庄严的“神明”。有图为证,那个人影就是当时拍照的奶爸。
初看到这些图,我们都唏嘘了一番。不多时,竟然发生了一个小故事。有人要买下奶爸的“神仙图”,请奶爸不要再公开那些图片,以亵渎他在人间显象的“老师”。对方是个有宗教人士,涉及到这样的问题,没有信仰的我们不便多言。最后,奶爸没有出手,大约也是因为“无神”吧。
都被这样的光给撼动了,是我们之间的共同点吧!虽然我们认为是大自然的赐予,对方以为这是“神迹”。
我们秉着无神者的求真,找了一些关于这种现象的 ..

阅读全文»分类:认知杂志吾稿|回复:2|浏览:320
2009-04-07 11:52

冬之卷
卷一 南北的雪
题解:“江南的雪,要以滋润美艳之至了”;“朔方的雪花在纷飞之后,却永远如粉、如沙,它们决不粘连,撒在屋上、地下、枯草上”。——鲁迅
12月8号的时候,江西下了些许小雪。校园里积了一些。南方人无论大小,对雪抱有永远的兴奋,脑子里都是小时候在书中读过的“皑皑白雪”的样子。所以即使伤了脚,也要出去看看。
江西有位才气诗人杨万里,曾有诗歌雪,诗云:“坐看深来尺许强,偏於薄暮发寒光。半空舞倦居然嬾,一点风来特地忙。落尽琼花天不惜,封它梅蕊玉无香。倩谁细橪成汤饼,换却人间烟火肠”。
美景 ..

阅读全文»分类:认知杂志吾稿|回复:0|浏览:391
2009-04-07 11:51

一个冬天,我都在守望。每天早间,抬眼是欲逝的疏星,低头是枯黄的野草。让我迷茫的镜头只能在萧条的坟茔间沉寂,沉寂。苟延残喘……
快要连希望都不见的时候,遇见了一朵黄鹌菜。柔弱的一点金黄,被一片冰晶包裹着。我惊呼了,这是秋的遗迹,还是春的信息?直到连菜地里也闪烁着或白或黄的十字小花,我才坚定,春意不再隐忍了。
心里的喜悦终于被这样细微的明艳打开了通道,像一条溪流从头浸润而来。脚步也轻快了,马尾摇晃,一枝新绿扎在了束发的地方。走过的地方,青草飞长。
细密的春雨,扑面而来。眼睑上偶然得到几粒,看什么都灵 ..

阅读全文»分类:认知杂志吾稿|回复:0|浏览:291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ertificate Copyright Time now is:07-04 12:37
©2003-2011 版权所有 Gzip enabled 渝ICP备09060325号 Total 0.156558(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