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cquesHUANG的个人主页

http://home.gsean.org/u.php?uid=20  [收藏] [复制]

JacquesHUANG

  • 0

    关注

  • 3

    粉丝

  • 6

    访客

  • 等级:黄河
  • 总积分:1445
  • 男,2004-12-01

最后登录:2009-03-23

更多资料

日志

致唐锡阳先生的公开信

2006-08-29 15:29

致唐锡阳先生的公开信



唐先生,



您好。





  近日拜读您在青年环保大会上的两次发言,尽管曾经也多次阅读过部分段落,今天似乎有些想法,久违的争论,解铃还须系铃人,冒昧的打扰您,期待讨论四个问题,有用也好无用也罢,或许观点总有不一致的时候,彼此坦诚就好。





第一,    绿色营与绿色营的主人。

“******今天能开这样一个盛大的会,都是同学们的功劳。这就证明了:我在,绿色营在,我不在,绿色营也在;证明了绿色营是大家的,******”

从96年(北京)大学生绿色营创立以来,绿色营一直在您的关心呵护下逐渐发展,保护了环境、传播了文化、培养了人才、壮大了组织、创造了品牌与“神话”,但是无论您的功劳多大,有一点必须是明确的,就是您说的“是同学们的功劳,绿色营是大家的”。

绿色营的成绩主要是学生们的,这点如果我们没有异议可以不去深究,尽管绿色营的成绩与社会大背景、大环境及多方支持密不可分,与您的无私奉献、积极推动也密不可分。

绿色营是大家的,如何体现?曾经如何体现的,现在如何体现的,以后如何更好的体现?这个问题值得关注、研究、探讨甚至反思。任何口头的承诺、宣誓并不代表实际意义上的拥有或者实现。当然,我也无意说绿色营就是在您的“专制”(或许这个词用得不准确)下,但是不可否认在您与“大家”到底谁是绿色营的主人这个问题上,心理认知、社会认知、实际管理与决策、资金供给以及谁在思考绿色营的未来、担负绿色营的传承与绿色营的精神领袖等多方面,理想与现实总是左右摇摆,既不是您的愿望,也并非“大家”的愿望,既不是也是您的责任,同时既不是也是“大家”的责任。

选择如果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大多面临痛苦,甚至逃避,“大家”或许敢更多的不愿也不敢说绿色营是“大家”的,尤其是如果“大家”与您的想法观点不一致的时候,因为在绿色营中除了您没有谁能够更代表“大家”,十年的“大家”的代表远远高于任何一年或者几年的“大家”本身,更不用说不确定的临时性甚至几个人的“大家”,这就是现实。

没有“大家”就没有绿色营,“大家”又是如此松散,在归属与自由之间,如何让绿色营体现“大家”的思维、维护“大家”的权益、尊重“大家”的决定,这是绿色营永远要面对的基本课题。曾经做得不好,也没有这个需求,这是历史,现在呢,未来如何?





第二,    绿色营与绿色营中的人、“人才”。

您谈到“不能说绿色营造就了他们,但也不能说他们的成长和绿色营没有关系”,这点我很赞同,是历史性的赞同。

同时我提出另外一个推论和现象:一个推论,在诸如夏令营、冬令营、生态营、三下乡、研讨会、交流会等活动中,或者仅仅就各地各式各样的绿色营而言,都时而有人才优秀的人才出现,我们都可以说“不能说****造就了他们,但也不能说他们的成长和****没有关系”。一个现象,在诸多绿色营中能够被培养出来的人才相对绿色营的规模与数量正在减少,也就是人才培养效率逐渐下滑,从另一方面讲这也是个好事情,绿色营不再仅仅属于精英,而是属于大众,大众的文化、大众的娱乐。

绿色营成为一种时尚,这意味着什么?如何面对?曾经绿色营把培养人才作为一个重要使命(见绿色营的“一二三四”),或许我很肤浅理解的不妥当,但是我们现在必须要在人、“人才”中选择恰当的结合,在数量、规模中实现质量与素质的提炼,原有的“人才”精神要保留,但实现的手段要创新,并且必须尊重参与的大多数,这不以任何人的主观臆断为转移,选择同样是痛苦,同样是转机与改革。





第三,    绿色营与绿色营的未来。

我也很赞同您提出的绿色营的基本要求,为了更广泛的传播,摘抄如下:

1,绿色营不能否定奉献精神。为了崇高的理想,他可以奉献自己的“前程”,奉献自己的健康,奉献自己的爱情,奉献自己的一切。

2、绿色营走进大自然的特点应该保持。所以我们不必害怕别人说我们游山逛水,是旅游团,我们是在大自然中学习大自然,在大自然中来理解环保焦点,是在大自然中来改变自己的价值观、人生观和生态观。绿色营将来条件允许,也可以搞专业调查,可以搞城市生态,可以搞基地和培训班,都可以搞,但不是现在绿色营的特点。

3,绿色营的主要任务是学什么,而不是做什么,即使“做什么”也是为了学什么。向大自然学习,向社会学习,向群众学习,他们是最好的老师。我们要在大自然中吸取知识、美学、哲理、力量和净化自己心灵的源泉,学会用生态的观点来观察问题、观察世界;在环保焦点中增加辨别是非和处理问题的能力,在艰难环境中锻炼吃苦的精神,在集体生活中培育民主的素质,在如何处理人和自然的关系中,学会“做人”的道理。尊重自然,尊重历史,尊重传统,不是一句抽象的话,它包含着只有切身体会才能懂得的深刻道理,所以我们切忌以文明者自居,以先行者自居,以改造者自居,以救世主自居。尤其要强调的是培养三种素质:热爱自然的素质,吃苦的素质,民主的素质。

4、绿色营是个成员十分广泛的团体,

5、绿色营贵在“创”字,没有必要遵循什么模式。

6、绿色营应该保持民间性。它不属于谁,它不属于政府,也不属于哪个赞助单位或主办单位,它属于绿色营自己。

我非常赞同您对绿色营的定位,遗憾的是绿色营目前确实后继无人,既缺乏来自自身的人才产出,也缺乏外来人才的融入,在绿色营中女孩子似乎总是比男孩在多一些情感和责任,赵俊杰、刘畅、冯陵、李维娜等,无私奉献与责任承担是基本的衡量标准。

北京绿色营的未来是个未知数,不是一个确定性,其他各省市的绿色营定位上确是一种方向性。如果说绿色营是“大家”的,如果您愿意让绿色营走自己的路,那么近期见报的一些言论所反映的肤浅完全可以毁灭掉十年的积累,方向性逆转或许对于某些个人倒是一种成绩,或者聚会后的拖延让短暂的兴奋恢复理性的怯弱后面对工作与责任是敷衍和推卸,或者绿色营回归自然循环十五年的历程十五年的记忆。其他各省市绿色营将从活动过渡到组织后从组织转向活动,在江苏,绿石不举办绿色营活动完全是北京绿色营的责任,暑期活动可开展;在安徽,没有出现安徽(大学生)绿色营这样的组织,而是绿满江淮下面的一个活动;在陕西,西安大学生绿色营退出历史舞台,被陕西青年环境互助网络取代,陕西青年绿色夏令营也诞生;在甘肃,绿色营活动也是绿驼铃下面的一项活动而已,在吉林、黑龙江、湖北也均如此;在上海、浙江绿色营也逐渐暗淡。下一阶段山西大学生绿色营、湖南大学生绿色营等更改名号已是必然。

这不是打倒绿色营,而是绿色营已经不能完全符合时代的需要,不能完全代表青年环保的意愿,更不是说青年环保不需要绿色营;不用绿色营的名字但不能丢掉绿色营的一种精神,不用绿色营的名字或许无非仅仅是表达了对北京绿色营和唐先生的一种不满,这难道仅仅是唐先生所说的事业的艰辛,我觉得不是。

绿色营的未来是什么?绿色营的精神是否会丢失,北京绿色营是否会继续坚持唐先生的绿色营精神?失去了各省市的绿色营的品牌,北京绿色营是否会孤掌难鸣?******

都说改革面对危机,问题是到今天北京绿色营都不知道未来的方向是什么,或许要求太高,不如让北京绿色营自由发展,无论结果如何,15年的生命对于一个事物或许够了。

主体与主权已经明确,一位精神领袖提出了方向与定位,一份战略规划久为其难,一个合作团队总是松松垮垮,一张总体财务报表至今未见,谈未来应该谈这些,应该由这些,应该依靠这些。一两次会议解决不了什么大问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岂能一蹴而就。

我必须严肃的提醒绿色营的继承者、改革者,放弃历史,丢掉精神,北京绿色营将失去基础,失去特色,也就失去了其固有的历史使命和意义。或许可以被尊为“有特色的绿色营”,不知何言面对。





第四,绿色营与您的功过是非。

如果有人问绿色营的发展如何,改革的症结在哪里,我认为成败一萧何。成也唐先生,败也唐先生。如果您认为这是大不敬,那我不知道还有什么真实的语言能够更能够表达在工作问题上的尊敬。

没有马霞和您,当然还有1996年值得记忆的青春与青年,就没有绿色营,没有您的精神引导,绿色营恐怕早就走形了,诸如社会对您的敬仰也并不过分,好话与赞美说到底您对绿色营而言,功德无量。

另一方面,绿色营确实有问题,有些问题不需要解决,有些问题需要解决,还有些问题如果没有您就不会有,当然因为您也帮助解决了很多问题。

您总是谈民主,2000年的巨额开支,您不能说因为民主决策,您没有责任;2002年,您不能说有民主,您让很多试图对绿色营改革的人因您的决策在浪费青春;2003年的营员选拔,您不能说坚持民主精神,才选择了南京的王同学。

似乎您当着众人的慈祥及和善与在您的家中对绿色营事物的武断决策并不匹配,2003年春,我唯一的一次去您的家中拜访,起因仅仅是您对一位已经饱受绿色营批判的成都某同学对绿色营的一些看法的私下批判,然后几个人随声附和,我看到了北京绿色营的霸道,看到了为什么北京绿色营改革的症结。

绿色营需要奉献,但是如果绿色营是“大家”的,竟然连一点正常的必要的不过百十元钱的联络通讯费用的报销都要经过请示和您的审批,然后被驳回,七八个人鸦雀无声,一个个低着头,这就是我看到的北京绿色营的民主精神,北京绿色营是大家的表现。

事情的发生,不能说责任都在您,那些随声附和,那些不敢于说真话的人同样有问题,既然有开支,既然自己为了公共开支掏了腰包,为什么唐先生一讲奉献,大家就低了头,莫非真的理解什么是无私奉献,聪明啊,糊涂啊。

正是这种状况滋生了北京绿色营的霸道,任何事情可以不讲道理,可以只要有唐先生的批示就照办,有一位朋友为人很好,2002年秋天在北京吉林大厦,在场10多人为证,竟然口称得到唐先生授权,全权处理绿色营改革事宜,我相信他说的是真实的,但是当天他就被驳到了,道理很简单,今天唐先生自己也说“绿色营是大家的”。

就个人交往而言,尊重应该是相互的。如果您愿意把绿色营定位在:她是个特殊的学校,是培养绿色人才的熔炉,是传播绿色种子的“星星之火”。那我问问2003年南京民主推荐的吕辉是否更符合北京绿色营的精神,尤其是民主精神(她是经过南京民主选拔和推荐的)和培养绿色人才(无论历史还是今天,都证明到底谁是绿色人才),怎么就偏偏因为她不认识您,而一位在南京接待了您,陪伴着您的王同学就能够得到机会呢?为什么在精神上的认同在实际中却要执行另外一套?道理何在?民主何在?“大家”又在哪里?

您甚至可以听信谗言,极为不负责的说话,然后还期待别人尊重您,您觉得可能吗?我这个被您当年称为“南京的非典”、在南京混不下去了跑去新疆、易某家、唯恐天下不乱的反革命分子今天依然在做自己的事情,面对北京绿色营黑暗的选拔打响了第一枪。紧接着,您也看到了上海、广西、福建、成都等地朋友相继出现了不满意北京绿色营做法的激烈言辞,这恐怕不是道路曲折的问题,这是责任与公平的问题,是您提的民主问题。

您私下给年轻的营员压力,去批判指责您的人,甚至对不执行您意见的核心成员以不让出营来相要挟?这又是什么民主精神?这又如何体现绿色营是“大家”的?我很疑惑。

因为2003年,北京绿色营也付出了代价,如果没有您的强力介入钦定王同学参加绿色营或许事情也不会那么复杂。首先是北京绿色营的内部争论不已;然后各省市青年环保精英表达谴责,无论公开或者私下;接着被鼓励的各省市绿色营开始更名,这些不能说与2003年北京绿色营黑暗对待绿石民主推荐同学参加绿色营有关,但也不能说就是必然关系。任何有良知的人都懂得尊重事实本身,先后有多名当事人谨代表自己对绿石表达了歉意,而且是发自内心的歉意,您总不能说我这匹夫去逼迫他们道歉的,更不用说我没有这个愿望和能力,但是我坚持北京绿色营应该为2003年的黑暗选拔道歉,以绿色营的名义公开道歉。

其实没有人要“打倒绿色营!”“打倒唐锡阳!”,如果2002、2003年您能都多一些民主,少一点专断,北京绿色营的今天一定好很多,就是今天也没有人真要“打倒绿色营!”“打倒唐锡阳!”,至少在我的视野里都没有看到您所说的言辞,精神的力量必须要用精神去征服,正义的言辞必须要用公理去论证,谁也打不倒谁,被纠正的只能是错误的方向、理论。





私下的交流,总是有些遗憾,一方面我坚持绿色营应该道歉,所以我基本上是反对绿色营的,当然我更主要的是反对唐先生的专断,这仅仅是一种姿态,是必须坚持的姿态,除非绿色营道歉;另一方面我看到我的身边慢慢增加了反对绿色营形式主义、反对唐先生专断的力量,这已经不是一种小力量,您若不信我也没有办法,您可以去调查嘛,不要轻易再下一个结论,北京经受不起非典。如果绿色营真的消失了,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名字可以消失,精神一定存在,不管历史上是否有过这种精神,现实中一定存在,但即使名称的消失也是一种遗憾。





非常庆幸的看到今年有一位郭沛源鼎立支持北京绿色营,也非常期待绿色营能有自己的规划和坚持走自己的道路。

非常庆幸的听到唐先生终于肯于放下决策权的包袱,让青年人自己决定他们的事情,但是又特别担心这绿色营的精神除了唐先生,真的还有人懂得吗?但愿有,没有可以去培养。

非常庆幸的了解到绿色营有一批优秀的人才,但是是否会有个人英雄主义和投机分子呢,那种有利益就来,没有利益就走,两边挂名的青年人,背地写英文邮件投诉无非自己想无耻的获得免费参会资格还可以,做事情恐怕难以持久,人才难得,既要珍惜还要甄别。





如果说能有什么送给绿色营的,就推荐一本书给绿色营的优秀的营员吧,(美)杀钦斯,《致一位“愤青”的信——诲人不倦丛书》。

如果还愿意说什么或者祝福什么,绿色营与唐锡阳先生的推动分不开,无论成功还是失败;与马霞的绿色营神话更分不开。绿色营的10年历程,确实为中国大陆青年环境保护做出了巨大贡献,也体现了中国大陆青年积极投身环保事业、承担社会责任的无限热情与执着。任何经历过绿色营的人,无论是北京的还是其他各省市的绿色营,尤其是青年朋友,都应该感谢唐锡阳先生,并祝他健康快乐。与此同时我们祝福并期待绿色营有新的征程。





知之,知之;不知,不知。虽有不妥,坦诚交流。



绿石 黄真平
分类:默认分类|回复:0|浏览:3783|全站可见|转载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ertificate Copyright Time now is:08-09 02:02
©2003-2011 版权所有 Gzip enabled 渝ICP备09060325号 Total 0.079387(s)